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涨知识-人行前身之一冀南银行
涨知识-人行前身之一冀南银行
2021-11-13
wai86
瀏覽人數:72

冀南银行能成为央行的模板,是因为它制度完善管理高效,既不存在又无处不在

央行的前身之一是华北银行,而华北银行的前身之一是冀南银行,冀南银行是央行的所有前身中制度最完备 ,运转最高效,管理最有序的一家,央行建成后采用了大量冀南银行的制度体系,可以说冀南银行是央行的原初模板。

1941年,冀南银行驻地山西黎城遭到倭寇扫荡,当地群众和干部民兵,竭尽全力协助银行将材料掩藏好, 掩护机关撤退。

西井民兵联防总指挥王士杰同志为掩护银行撤退,在1941年11月16日不幸被捕, 日寇为得到冀南银行的去向以酷刑拷打他,他大骂不休, 宁死不屈, 拒绝泄露银行的秘密,并当众指出日寇的财政已经破产,败亡只是时间问题,被恼羞成怒的日寇活活烧死。

1942年2月6日, 日寇在叛徒李得成的带领下, 抓到30多名为印钞纸厂转移设备的群众, 为逼供出造纸原料的渠道,枪杀17人,又用硫磺熏烧其余人,造成6人死亡,7人终身残疾。

所以说自古以来,圣殿骑士都会为了守护铁金库的秘密而在异族侵略者手中于烈火中殉道。

骑士们吃穿寒酸是因为圣殿骑士有守贫的戒律,清水、干面包、誓言就是骑士的一切,其实铁金库中有的是金山银海,只是每一分钱都会用于兄弟会事业,并不是说他们真的穷。

冀南银行能成为后世央行的模板,是因为它的制度最完善,管理最高效,它的整个结构非常符合文艺作品中那种既不存在又无处不在,在背后掌控一切的神秘组织的形象。

举例而言,冀南银行成立之初就有两个总部,1939年10月15日在山西省黎城县小寨村和河北省南宫县后索泸村两地同时成立,成立时两地人员只知另有一总部,但不知道另一个总部在哪里,两总部互为备份,银行内部人员分正副职,正副在这里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备份和交替关系,正职出面则副职幕后,反之亦然。

另一方面,冀南银行在1940年遭到严酷扫荡后吸取教训,深刻意识到金融的本质是信用,而不是店铺,因此不再设立固定办事点,灵活行事,流动办公,走到哪儿经营到哪儿,以成立于山西黎城的一号总部为例,仅记录在案的临时驻地就有有山西省黎城县小寨村、左权县麻田村,河北省邢台县英谈村、邯郸县某地(已不可考),河南省涉县索堡村、武安县什里店村等地,覆盖三个省,外设办事处更是广撒天下,直达南京上海重庆延安。

为防止在游击战争环境下,于根据地和敌后活动时被集中破坏,整个银行的职能部门进行了彻底的去中心化,以印钞厂为例,冀南银行要求印钞厂遵循隐蔽分散保密三原则,因此它分布在险峻隐蔽的太行山“二道沟三道梁”,平原地区的印钞厂则设在地道,水窖,枯井中,且生产过程完全分散,例如制备油墨在一地,造纸在一地,印刷又在另一地,相互间往来交通以专人专事负责,不同生产部门的人不知道其它生产部门的位置,被破坏后敌人也无法顺藤摸瓜。

这种去中心化还表现在人事职能部门上,主管人员可能并不在所管单位中,管理一个职能部门的可能并不是该部门的正式领导,例如第一代行长高捷成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直接领导总部机关工作,而是在一线监管运输部门,指挥机关干部和战士用几十头骡马将纸币、机器、印版和纸张分开驮着,在太行山的河北邢台、沙河、涉县、武安,山西的黎城、辽县、和顺一带蛇皮走位和敌人周旋,而总部机关则由第二代行长赖因领导。

冀南银行的内控极其严密,一切人员和职能部门对外均称代号,银行总部代号为“伦敦”,第一代行长高捷成代号为“伦敦7号”,机关交通途径称为“走山路”,设备交通途径称为“走水路”,为防止日伪持货币打探,冀南银行印刷货币实行分区管理,印刷有“太行”“太岳”“平原”字样,相互间汇率不统一,有专门汇兑途径且彼此不流通,敌特并不知道“太行”一元和“平原”一元并不等价,多次上钩被抓获。

冀南银行信用极好,摸索出了一条以群众消费为主计算货币需求量和以发行总额与人口总数相比较计算货币需求量的发行方法,在当时法币、杂钞和日伪钞泛滥的环境下,冀南币稳定的信用吸引了巨量储蓄,曾出现过店铺不认大洋只认冀南币的现象,这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是根本不可想象的,甚至一地被日寇占领,当地机关已经撤离,只有地下党驻守的情况下民间依然自发流通冀币,日寇禁而不绝的局面。

1940年8月,冀南银行在黎城西井镇举办了冀钞准备金展览会,展出了一大批银元、金条、金砖、元宝等实物准备金,这些金山银海给当地人以巨大震撼,人人都知道冀南银行富可敌国,财政破产穷疯了的日寇对冀南银行的财富垂涎三尺,疯狂发起铁壁合围式扫荡,企图夺取这笔财富,冀南银行确定了财富就地隐蔽一批,对外转移一批的原则,发动机关干部集思广益,于是各种转移方法被想出来,有化妆成娶亲队伍的,有打地道的,有把黄金白银熔进看上去不值几个钱的土制陶器的,有把金粒子一粒一粒藏进豆子里,可谓各显神通。

最厉害的是一位苏州干部,他伪装成出手阔绰的上海老板,与当地一伪县长的侄子攀上关系,接洽该伪县长后用金银买下该伪县长家铅锌矿明年的所有产出,并商定一年后来取,这相当于是把准备金以期货形式就地隐蔽了下来,随后大摇大摆脱离了封锁线,一年后再度回归,取走货物,留足根据地和银行所需后其余全部贩运至外地,不仅赚回了准备金,还多赚了利润。

日伪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为冀南银行的资产实现了保值增值。

因情况紧急,一部分账目无法带走,于是冀南银行的几位工作人员将账册全部硬背下来后全数销毁,伪装成叫花子,分散突围,突围成功后再凑再一起,把项目默写出来,在那时候,可以说冀南银行实际上只存在于那几个破衣烂衫的叫花子的脑子里,以一种抽象的形式得以维系。

另外,为确保冀币在银行撤离后依然保有信用,冀南银行联系上级,在冀南银行自身因为转移而无法承担汇兑工作时,由教团所属的其它银行承担汇兑工作,上级批准后,冀南银行于当月对陕甘宁边区银行、晋察冀银行、西北农民银行和北海银行实行通汇,这是中国历史上有史以来第一次汇通天下,货通天下,为日后央行的合并与人民币的出现奠定了业务基础。

作者:托卡马克之冠

风闻社区

观察者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