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20年来美国新自由主义下的四大变迁
20年来美国新自由主义下的四大变迁
2021-11-05
kwt
瀏覽人數:120

朝阳少侠

21世纪的前20年,美国把新自由主义玩到登峰造极,国运却经历了泰极而否的“过山车”,国内经济社会上演了相互关联的四大变迁。     

变迁之一:

市场垄断加深

苏东剧变使美国打消了最后一丝顾虑,自诩“历史的终结”,放任新自由主义野蛮生长。美国经济再次走上集中垄断的老路,应验了100余年前列宁的论断:“资本主义最典型的特点之一……就是生产集中于愈来愈大的企业的过程进行得非常迅速。”

美国、加拿大、瑞士等国研究机构2019年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年来美国超四分之三的行业呈集中趋势,各行业前4大公司占全行业营收比重平均从24%上升到33%。目前,全美4家最大银行持有全部银行总资产的一半。

在互联网领域,脸书、亚马逊、苹果、微软、谷歌5大高科技巨头垄断全美全部电子地图、99%的手机操作系统、94%的手机搜索服务、81%的电脑搜索服务、60%的网上购物。

在媒体领域,90%的传统媒体被6大媒体集团掌控,社交平台等新媒体底层技术服务被极少数公司控制。

此外,航运、制药、零售甚至啤酒等消费行业同样高度集中,新自由主义还在一路狂飙。

变迁之二:

贫富分化加剧

20世纪被公认为“美国世纪”,宣扬努力打拼就能改变命运的“美国梦”更是盛极一时。然而,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却在70年代这一分水岭之后急剧恶化。

根据哈佛大学教授帕特南2020年著作《上扬》中的数据,1974年到2014年的40年间,扣除通胀因素,美国最顶层5%和1%的家庭收入飙升75053和929108美元,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只增长5232美元,而最底层10%的家庭实际收入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下降320美元。

尽管美国在过去20年GDP增长近2倍,但红利主要落入少数人口袋。从2001年到2021年,顶层1%富裕家庭的财富由11.2万亿美元倍增至41.5万亿美元,底部50%家庭占有财富仅由1.34万亿美元增长到2.62万亿美元。

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经济陷入74年来最严重衰退,美国亿万级富豪财富却逆天暴增40%,徒留底层民众惨遭大规模失业冲击,1100多万人付不起房租,300多万人被逐出住所。美国社会贫富分化重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前水平。

变迁之三:

种族矛盾恶化

美国于殖民时代建国,生来是移民国家,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占主导地位的白人同其他有色群体特别是黑人之间的矛盾。南北战争、民权运动等一度让黑人群体看到希望,但黑人的境况却始终没有得到质的变化。

2008年奥巴马成为首位黑人美国总统后,黑人群体先是狂欢庆祝,后又重归冷静,逐步认清美国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绝非选出一个黑人总统就能改变。

如今,美国黑人运动进入新阶段,抛弃了融入白人精英的幻想,转向争取更具体的经济社会权利、强调黑人社群独立性。2020年“弗洛伊德事件”后“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席卷全美,堪称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地域最广、强度最大的黑人政治运动。

黑人运动高涨之际,白人群体却步入人口结构性下降、贫富分化加剧的窘境。加之特朗普四年纵容、黑人运动刺激、“9・11”事件旧伤,再度点燃白人至上主义的干柴烈火。黑白两股庞大力量针锋相对,继续撕扯着支离破碎的美国社会。

变迁之四:

发展势头下行

2001年,美国占世界经济比重高达31.6%,达到冷战后巅峰。2020年,这一数字跌落神坛,下滑至24.7%。

2010年,美国的头号制造大国地位被中国取代,现在更是跌至世界第三,排在欧盟之后。

2013年,美国的头号货物贸易大国地位也易主中国。20年前,80%的国家对美贸易额高于对华;20年后,190个国家中的128个对华贸易额超过对美。

2020年,美元第一大支付货币地位被欧元收入囊中,美元霸权衰落成为国际共识。

今天,美国仍在死守全球第一科技大国的“最后王冠”。但新一轮产业技术革命迅猛推进,美国第一次在全球化信息化条件下同他国开展科技竞争。“运动员”空前增多,“起跑线”空前拉近,美国在二战后确立的全球科技中心地位面临空前有力挑战,各国弯道超车已不是天方夜谭。

以上四大变化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面加速、逼近临界,推动美国进入经济大调整、社会大分化、政治大振荡的新阶段。极度膨胀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又全面激化资本主义固有矛盾。

一方面,劳动者同大资本家的矛盾激化。

新自由主义否定政府调控“看得见的手”,片面夸大市场“看不见的手”,完全释放资本主义“向钱看”的天性。政府不干预、不作为成为政治正确。

经济学界普遍认为,80年代以来美国走向新垄断,并未显著提高企业运行效率,而主要推动了企业利润增加和资本回报增长。新的红利没有反哺实体经济,而是主要流向了房地产、股市、金融服务等资本密集行业。这导致过去20年美国劳动收入占GDP份额骤降。

新世纪以来,全球化和科技革命提速升级,中下层劳动者成为新自由主义弱肉强食的牺牲品,任由市场和技术大潮裹挟,加速向下沉沦。美国提前步入科幻小说中“高科技、低生活”的畸形社会。

不仅白人蓝领怒火熊熊,少数族裔对资本集中、贫富分化的痛感更为强烈。美国学者维尔克森2020年引用了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按照各族裔财富积累速度,黑人家庭需要228年才能积累起目前白人家庭所拥有的财富,拉丁裔家庭则需要84年。

面对来自各族群底层的不满,美国两党政治精英却心照不宣,都极力利用甚至挑动种族矛盾,以此掩盖美国模式的体制问题。

另一方面,大资本集团对美国政治掌控加深。

费孝通曾写道,“他们(财阀)花钱来帮政客们上台,然后要政客们保护他们的利益……财阀和政客勾结出卖了平民的利益。”

如今,“财阀政治”死灰复燃。企业院外活动支出自1998年有记录以来的11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32亿美元,游说公司从5000多家飙升到13000多家,还不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后涌现的大量“影子游说公司”。

随着互联网迅速崛起,掌握新技术的企业甚至开始直接介入政治运行。脸书企图发行虚拟加密货币“天秤币”、社交媒体集体封杀特朗普……高科技巨头不断将触手伸进传统领域,对美国政局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新美国”智库研究员德鲁特曼指出,大企业占据绝对话语优势,中小企业和民众诉求被压制,政府、游说公司、大资本结成“寻租”关系,国会立法程序日益复杂繁琐,根本性的经济社会变革在美国几乎不可能发生。

列宁说:“只有在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的、很高的阶段,资本主义的某些基本特性开始转化成自己的对立面”。21世纪的资本主义依然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仍然受到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支配。

20年以来,新自由主义陶醉在春秋大梦之中,自娱自乐、不可自拔。然而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等美国学者在《绝望而死与资本主义的未来》一书中所说:“野兽仍未被杀死”。一百年前大萧条前夕资本主义制度的缺陷正在重现,噩梦归来,不得不醒。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在每一个梦醒时分。”如梦初醒的美国,难免要经受一番“梦碎”之痛。可是伤心之后,是就此清醒,还是继续半梦半醒,抑或是逃避现实、躲回被窝?这是美国人必须面对的“必答题”。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美国是梦是醒,中国自然不必多问,更不需要等待美国幡然悔悟,但务必需要警惕外溢效应,并把它当成引以为鉴的“案例题”。

但时代也不等人,中国已走上正路,“中国梦”的未来,就靠中国人一起干出来、拼出来了!

环球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