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聊聊"川粉"
聊聊"川粉"
2020-12-31
facebok
瀏覽人數:167

特朗普杀敌八百自损三千,为什么川粉还爱他

大家好,我是在观察者网陪你看世界的王骁。美国时间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结束,拜登正式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从一开始死不认账,坚称选举舞弊 ,到之后全美诉讼,最后乖乖配合准备交接。给中国互联网演了一出“真香”好戏,当然,长达四年的美剧《让美国重新伟大》剧终还是要等到明年1月20号拜登就职。这四年中特朗普靠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态度不断搞事情,贸易战,退群,阴谋论甚至是注射消毒水。但是他还是有一大帮的拥趸,其实这四年,“川粉”不止局限于美国,全世界不少国家都有特朗普支持者。甚至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市场。那么本期骁话一下,我们就聊聊“川粉”。

截至11月末,2020年美国大选拜登获得了超过8000万张选票,特朗普也拿到了近7400万选票。单纯说美国史上得票最高的总统候选人,两人位列一二。但具体到细节,拜登拿到了大多数非裔选票,而特朗普也拿到了近六成的白人票。

所以谈川粉,第一群体就是白人川粉。我在此前的节目中提到,特朗普瞄准的一批人是被全球化抛弃的底层白人,还有城市中产阶级中的种族主义右翼。这些人的一些标签包括:歧视有色人种、信奉阴谋论、认为大选拜登做弊,时刻准备着“武装保卫川皇”,但是截至目前,他们什么也没干。

如果我们细分来看,白人川粉又很像是中国的传销,分为“北派”和“南派”。“北派川粉”挺特朗普,主要是经济原因驱动,时间不长,集中在美国五大湖工业区“锈带”,就是这次大选里密歇根,威斯康辛州这一片。美国制造业全盛期,“北派川粉”是典型的美国梦代表,一个家庭里头,只要有爸爸在工厂做工,那么就可以养活全家,住大house,吃牛排,供子女上大学,有退休后的保障。冷战结束前,他们都是“体面人”

80年代里根总统搞起“里根经济学”,脱实入虚,造成美国实体产业竞争力衰退,1991年苏联解体全球化进程加快,亚洲各国人力成本低,制造业条件好,全球制造业向这一地区逐步转移,五大湖区核心产业崩溃,美国蓝领丢了工作。之前吃着牛排唱着歌,现在咔嚓一下都搬进地下室,吃救济、啃一美元的炸鸡和比萨饼。

加州这些发达地区的美国底层,丢了工作还可以当服务员,服务硅谷码农。五大湖的工人集体失业,他们又能去服务谁呢?空口无凭,上数据,高中以下学历的白人男性平均时薪,从1979年的19.76美元,下降到了2014年的17.50美元,30多年还倒退了。其中还有六千多万人收入低于法定最低工资,不到7.25美元。

全球化带来的财富基本流入跨国资本精英的腰包。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加剧分化,中产者被摧毁,而富者越富,到2012年全美前百分之1的家庭财富占全美百分之42,到了2015年川普当选前一年,这些人就占有美国财富一半以上。1983年,高收入家庭的中位数资产是中等收入家庭的3.4倍,2016年,增长到了7.4倍。

大选是美国社会的泄压阀,是4年一次的狂欢,懂王意识到了白人工人阶层的不满,给自己造了个“反全球化”的人设。底层失去工作,那我就赖到制造业转移目的地上,我就给中国加关税。你问他能不能让制造业回流?不重要,培育实体产业是个长期过程,我撑死也就8年。锈带工人苦于没有政治群体维护利益,被绝望占据头脑,投了特朗普,2016年锈带一片红,这是北派川粉的成因。

说完北派白人川粉,我们再来讲讲“南派”。如果说北派川粉是美式全球化的受害者,那南派川粉就是美国南北矛盾的延续,既有经济差异,也有政治矛盾。

南派川粉分三波,第一波是邦联余孽,具体可以参考2020年7月4日《为什么我支持推倒雕像》。第二波是美国福音派信徒,是新教的一支,美式宗教自由的产物,拒绝现代化解读圣经,是保守派铁票仓,川皇自来水。过去福音派圈地自萌,这几十年经济情况不好,人民长期贫困,需要心理安慰,被福音派钻了空子,依靠野路子传教迅速崛起,只要能拉来信徒,不论手段。于是在美国南部形成了一个“圣经带”,和美国南部贫困州高度重合。目前福音派白人占美国总人口比例约百分之十,3000多万人, 由于受教育程度不高,福音派大多有反智倾向,今年大选中,极端福音派信徒就认为,川普是帮助他们建立所谓的“地上天国”的“邱生旺”,而拜登就是“撒旦”。

以上两拨人都是老面孔,第三派人是另类右翼。是白人至上、反犹、民粹的大杂烩。依靠阴谋论吸引关注。什么扎克伯格是机器人、蜥蜴人控制美国上层、邪教披萨门等等谣言都是他们造的。归根结底,是美式言论自由的反噬,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是常态。网络右翼就借助班农系媒体传播阴谋论。依靠大量谣言淹没真相,10月的新阴谋论“匿名者Q”就综合前面所有论调,说“地下影子政府”在阻挡特朗普连任。美国老“言论自由”了,我们至少还有辟谣跑断腿,人家呢?压根不辟谣,甚至没有权力干掉那些最明显散播谣言的账号,不少低学历民众就信了他们的邪,被洗了脑。

讲完了懂王的铁杆支持者,我们来讲扮演重要角色的少数族裔川粉,因为他们立场变化,让这次战场州民调产生了严重误差。美国少数族裔占总人口四成,这次大选有色人种选民百分之26投给川普,票数上创了共和党的历史新高。其中大部分是拉丁裔。按理说少数族裔常年受歧视,为什么还会投川普? 这里面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意识形态,二是宗教信仰。

拜登尽管最终赢下多个摇摆州选举,但是在拉丁裔聚集的佛罗里达,却意外大败。这是因为当地拉丁裔主要是古巴裔。古巴裔类似于墨西哥裔,大部分是偷渡过来的。这些偷渡客可不是因穷而出走的,不少是古巴革命后出逃的资本家和大地主。卡斯特罗兄弟俩没拦着这些不稳定因素外逃,但是他们毕竟失去了搜刮的民脂民膏,在心里仇视社会主义的种子生根发芽。如果拜登当选可能推动进步主义政策,让他们想起了故国,而川普的作风,反而迎合了美国古巴裔的反共意识形态,所以2020年大选,古巴裔投特朗普的票增长了百分之16。

另外来自中南美洲的拉丁裔普遍信奉天主教。意识形态保守,在政策上反同性恋、反对经济平权。移民美国后大部分人不会说英语,只能住在封闭社区,不接触美国主流社会,反而活的像红脖子,生活环境决定思维方式。所以他们更倾向特朗普,几个美墨边境的拉丁裔聚集区甚至被翻红,相当于上了车就关门,反对其他非法移民赴美。

说完了拉丁裔,我们来讲讲在中文互联网很火的华裔川粉,简称华川。国内把他们戏称为“高华”,但在这里我们先要给大家澄清,别看“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闹的那么欢,实际上就算是2016年,近七成华裔还是投了民主党。所以我们主要分析剩下这三成的构成。7月1日的那期节目,我们解释过为什么美国没有华裔,这说的是华裔群体多元,利益诉求不一,就和“拉丁裔”一样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就解析一下,不同群体华裔在川普问题上的诉求。

这次大选,中文互联网圈一起看戏。什么拜登借了几十万阴兵票,跟多名女性亲热,骁话一下团队连夜印制十万张选票。

我们都帮大家查证过了,都是假新闻。比如我印选票这个事儿,不管你说有没有,反正我没有。除此之外,其他新闻出处是一家叫“台风调查”公司。NBC还扒了皮,结果发现公司负责人“阿斯彭”是个AI合成的假人,可以,虽然不是2077,但是这很赛博朋克。为什么搞“阿斯彭”公司?就是是为了掩盖背后资助人。资助人是谁?"苹果日报”。这个谣言传播的环节里,铁杆华川是最重要的一环。那为什么有的华人为了挺川,不惜和右翼民粹台独媒体勾搭?

两条原因。第一个,首先类似于墨裔支持特朗普,第一代华裔移民也有“皈依者狂热”。这是个社会心理学现象,原意说宗教,新改信的教徒比原生教徒更狂热。后来引申到了国籍上,相比母国文化,新移民更狂热接受移民国文化。不少第一代华人移民到了美国,发现自己备受歧视,他们不觉得歧视有问题,反而变成反思怪了,认定是母国文化落后拖累了自己。口头禅基本上就是,为什么中国不行,不民主,不自由,不信基督教,信仰缺失,大河文明。都是老黄历了。

因为融不进美国主流社会,少数第一代华人抱团取暖,同类间相互洗脑。这些人越洗越激进,唾骂母国,以此证明对美忠诚。心态类似《被解救的姜戈里》的黑人老管家,踩自己同胞,以此证明优越感。《纽约时报》就分析过,华川人数很少,但非常活跃。

皈依者狂热是其一,其二就是斯德哥尔摩情结。这本来也是心理学现象,形容绑架案中,人质不但不厌恶绑匪,反而产生共情,甚至主动维护绑匪利益。激发斯德哥尔摩情结需要几点:1、绑匪要得到人质认同,2、人质感到生存受到威胁。3、与外界信息隔离,无法逃脱。4、绑匪需要施加小恩小惠。

前面说了,皈依者狂热塑造了某些华裔认同美国的基础,而美国社会近两年种族冲突,也让华裔感受到威胁。这时候特朗普就会不痛不痒的说一句“I Like Chinese Americans”,不少人就萌生了斯德哥尔摩情结,“即使白皮欺负华裔,领袖川普也会保护我们的”。我们以前说过,中世纪式犹太人和国王也是类似关系。犹太人幻想国王会保护他们,而国王只把他们当肥猪养。而特朗普的策略在美国叫“狗哨政治”,冷眼看红脖子欺辱华裔,一边表面暗示会提供保护,说华裔是“模范少数族裔”,等到了时机再宰上一大笔,安抚安抚红脖子。就这样特朗普在心理上脑控了某些华裔。

除了上面的非理性华裔川粉,也有华人投特朗普是利益相关。加州民主党在2012年末,考虑增加大学录取里的种族配额,又叫SCA5法案。2014年初在加州参议院通过法案。诶你没听错,加州还有个参议院,想知道为什么州有参议院吗?去我们课程《美国背面研究》看吧。好了,言归正传,这个法案触动了教育资源分配,一看就是传统的华裔蛋糕。所以2016年百分之三十五华裔投特朗普。对于这些人来说,被歧视是小事,孩子不能没有试考。结果这四年种族歧视越发严重,特朗普还一会一个“Chinese Virus”,这些华裔不得已,投特朗普的只剩百分之三十。为什么还剩三成,主要是民主党支持加税,LGBT还有合法堕胎,不对主流东亚文化胃口,中老年华裔不喜欢。

特朗普这四年,坚持不懈反全球化,但空闲的时候,他也喜欢制造新闻,挑动矛盾,为全世界人民带来快乐,不少政策都很喜剧。不管你怎么看老唐,你都得承认他是个乐子。

这也让“川粉”的范畴走出美国,从西欧到俄罗斯,从土耳其到印度,到处都有“特朗普的粉丝”,哪怕是我也觉得他挺有趣。

但就和“左翼无限可分”一样,“川粉也无限可分”,我们这种黑粉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我检讨,我可耻,我就是馋美国政治的“猴戏”。

但除了吃瓜群众之外,还有两类人真情实意的对特朗普有“好感”,一种可以叫“加速主义者”,另一种人虽然并不支持共和党,但却反感民主党建制派的虚伪。"加速主义’,最近也是一个键政圈的热词,这个词本来是正经的社会理论,说的是某些社会制度或者技术,应该被加速发展,快速导致社会变革。

但是咱的老朋友吉姆•哈克说得好呀,当一个国家走下坡路的时候,总得有人踩一脚油门。您看,是不是形象起来了?于是加速主义这个带有了新的含义。加速主义“川粉”的的想法很简单,特朗普执政能让美国加剧衰落。四年完了再来四年,变天有望!

“加速主义川粉”里,最有名的就是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齐泽克,他2016年就认为,特朗普海外剥削盟友,国内对大资本谄媚,导致美国名誉扫地,美帝国霸权会进一步收缩,揭穿美式民主的“虚伪嘴脸”。

结果懂王四年下来“劲儿太大了”,连齐泽克都吃不消。前段时间他明确反对特朗普连任,因为特朗普虽然在激化美国社会矛盾,但是阶级革命没爆发,种族矛盾先爆发了。而美国进步派也没有实质性发展,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没能获得总统提名,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支持者投建制派拜登。数次种族骚乱中,混进去不少“零元购”的打砸抢投机分子,也给进步派主导的社会运动抹了黑。

言归正传,经过特朗普4年乱搞,我们也应该收敛心情,重新正视当代中美关系,基础是经济关系密不可分,所以国际竞争才会“斗而不破”。但美国右转这四年,特朗普主导的经济摩擦,对全球经济冲击巨大,蓬佩奥挑动台海问题,动摇中美建交底线,疫情爆发后,特朗普也成了个“CHINA”复读机。无数围绕国际贸易讨生活的人失去了工作。中国在美留学生有近40万人,疫情爆发后因为特朗普的骚操作,被迫变成了函授夜校生。如果让他继续第二任期,特朗普必然会更加无所顾虑的挑起争端,如基辛格所说,点燃热战引发新冷战也有了很高可能性。总结下来,美国国内越烂,对外转嫁矛盾的可能性就越高,对华施压的力度就越大。中国从不畏惧外来战争,但也珍惜和平。

除了“加速主义川粉”,国内还有一类群体曾倾向于特朗普,以青年知识精英为主。大多有本硕、留学学历,集中于中高端服务业。按照传统政治学理论,这一类人会支持民主党主导的国际体系,但现实中,中国青年精英恰恰最反对新自由主义政治。这是因为近年来民主党建制派打着政治正确、身份政治的大旗,却在继续推行新自由主义霸权。反观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新一代人并没有老一辈的“恐美病”,反而能客观看美国。

根据论文《辨析“川普粉”现象》调查,青年知识精英“支持”特朗普,反对“美式政治正确”这个理由占百分之37。中国知识青年认为所谓的政治正确,只是套巧心装扮的话语,通过政治化生活中的用语进行审查。看似披着自由主义外衣,实质上却是非此即彼的一元价值观。翻译翻译,就是民主党不去改变真正的歧视,也不推进社会公平政策,每天不是包装“非洲裔穆斯林变性女权同性恋活动家”,就是禁止其他人说那个单词,而真正的种族和解,可能恰好要从互相容忍开玩笑开始。

知识青年可能是特朗普在中国的“真正粉丝”。他们认为拜登为代表的的民主党虚伪,而特朗普真实。特朗普能干,拜登奸猾。这种心理其实也类似于部分高学历白人“川粉”,对美国社会结构和贫富差距有极大不满,从而产生了同样的反精英意识。大家厌恶的不是精英,而是民主党为美式霸权披上的虚伪外衣,你想想,是不是就跟那些满口仁义说着为你好,却时时压榨你们的爹味领导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特朗普四年任期结束之际,我们要认识到,“真实又能干”的懂王,本身也是一个富二代。他发国债比民主党还凶,特朗普废了医保,砍了监管,结果花的钱和奥巴马差不多,基建,制造业,甚至那堵墙,全都没谱。社会层面上歧视女性、少数族裔,国际上杀敌八百自损三千。整个疫情唯一让我们看到的不是美国体制的优越性,而是美国人不怕死,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这话是美国教授。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中国人应该明白,特朗普上蹿下跳的四年,其实成了我们心中的一面镜子,投射出了各人不同的立场。很多人从特朗普身上,反射出了自身保守封建利己的一面。在中国这只是一种生活态度,在美国却折射出了各阶层的割裂与分歧,2020年大选中美国城乡分野,阶层分化进一步体现,形成了“两个美国”的局面,美国知识精英几乎一边倒的支持民主党,反对特朗普,其实也体现了美国教育的阶级再生产功能。而无产阶级,就只能在无数的假新闻、阴谋论里逐渐丧失判断力,变成形形色色的“川粉”。

当下的中国社会,不少人福报的压制之下不断内卷和低效的生活,周围的伪君子越来越多,怨气越来越大,看到特朗普这样的真小人反而兴奋。但是我们还是要保证头脑清晰,懂得分辨事实和观点,避开美国“川粉”的悲剧。

好了各位,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如果你觉得有收获,一起走一波变得更强,也欢迎大家点赞评论转发,分享给志趣相投的朋友,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关注我的个人账号王骁Albert。如果想要继续了解美国,推荐两个方案。第一,我与B站合作了《美国背面研究报告》课程,有兴趣的朋友,目前只要在B站搜索王骁,就可以找到课程入口。第二,推荐一本书,《右派国家》,通过回顾美国保守主义的发展历程,对二战后美国保守主义的兴衰进行剖析。作者是经济学人杂志的两位老编辑。出版社的朋友送了我几本,抽奖送掉吧。好,下个礼拜不出意外新闻,我们可以回归到国别研究的路上,下周三我们先聊聊最近政局非常动荡的危地马拉这个国家。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给大家从新闻为切入口,分享更多的干货和知识。祝大家变得更强,我们下周再见!

作者:王骁Albert

风闻社区

观察者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