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美国精英对于拜登的对华政策建议
美国精英对于拜登的对华政策建议
2020-11-19
kwt
瀏覽人數:457
《美国未来的对华政策--对拜登政府的建议》

沉寂已久的美国精英派终于开始大幅度发声了,除了基辛格外,最近美国第一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表了一个巨长的文件。

我看了一下大小,足足有7.44M,看的我头昏眼花 ,内容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进行了颠覆性改革,从鹰派一步到位转到鸽派,而且其鸽的程度甚至超出我的预期。

先说一下美国智库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美国智库分为很多种,这一届特朗普政府大量使用了传统基金会的人作为雇员,传统基金会是倾向于共和党的,而布鲁金斯学会就是倾向于民主党的智库。

政治是需要传承的,老一辈的政客下去了,新一辈的政客上来,智库在其中做了很好的穿针引线的工作。

智库定期会推一大批的研究员到美国政府任职,传统基金会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向特朗普政府推了至少66名基金会雇员担任行政管理职位,布鲁金斯学会也是。

再看布鲁金斯学会的资产组成,它的捐助者分别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威廉和弗洛拉•休利特基金会,哈钦斯家族基金会,摩根大通,乐高基金会,大卫•鲁宾斯坦等等,这些人在美国地位自然不用我多说。同时大批的离职官员也会在布鲁金斯学会发表文章,影响美国政策,形成一个双向联动。

因此美国的部分智库,尤其是像布鲁金斯学会这个级别的,对美国的政策是有很大影响力的。

文章分为17个部分,分别是:

应对中国挑战--战略竞争对手而非敌人。

避免与中国对抗的三个陷阱。

设计与中国打交道的新外交框架

与我们的欧洲盟国合作

制定在新冠疫情上和中国合作的新方法

重新启动中美气候合作

正确对待人权,一致性,耐心,多边主义和树立榜样

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基础结构性改变

避免在中国南海冲突

在东南亚与中国竞争--经济势在必行

争夺外围

测试在朝鲜问题上与中国合作的可能性

减少中美关系的风险,增加危机管理

制定与中国打交道的替代经济战略

制定多边技术和网络安全政策

解决中美数据安全问题

振兴与中国的法律和治理合作

从文章整个框架来看,下一届拜登政府应该是以接触为主,这也符合美国一贯的外交精神,在贸易摩擦以及中美之间足足闹腾了四年,中国对美出口创新高,美国几乎什么都没得到,倒是群退了不少,除了减少美国影响力,让世界各国看了笑话外,什么都没有改变,特朗普的政策行不通,美国传统上就是“打不过就加入”。

从框架来看,美国的主要目标不是像特朗普一样进行激烈对抗,而是寻求“塑造”中国行为,用软实力来影响中国的内政和外交,使之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和美国的口味,为了达到这种效果,美国必须自身做一些改变,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

文章比较长,我不打算全部都讲述,传统的民主党的宣传之类的,因为以前一直都在,所以现在我不打算重新讲述,我着重去讲述民主党的战略:“重塑中国行为”这是一个什么意思。

请注意,以下是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的意思:

首先研究员承认,今天的中国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对手,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在国内而非国外,经济增长是中国的最核心的利益,中国奉行的是防御性的政策,其中大部分是“大国的正常政策”,例如国家统一,在国际机构中发挥领导作用,寻求成为全球技术的创新者,以及在西太平洋上和美国的竞争。

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不会成为一个和美国匹敌的强国,美国的军事优势还在,尽管中国在地区范围内对美国形成挑战,但是在全球范围内美国还是占据优势。

在经济方面,尽管GDP可能要超过美国,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人均GDP还会远远落后于美国,因此中国必然是关注国内需求,这种关注会抑制中国的海外支出,例如一带一路。

中国对外贸易,投资,以及基础建设的对外输出为中国带来很大的影响力,但是在国际金融,资本市场,货币领域想成为规则制定者则还需要很多年,目前中国缺乏独立央行,货币和资本账户的自由流通以及流通性很强的市场,因此美元目前不会受到威胁。

由于中国放弃了片面追求GDP增长,中国将会下大力气在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疾病问题等等方面下大力气,且需要建立一套包容很大的养老金制度和社会安全网,且由于中国生育率太低,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和税收产生很大的下行压力。

另外中国的软实力不够强,他国没有效仿中国制度的渴望,中国传统上是以自我文化为中心的社会,不是多民族社会,中国对外关系是冷静,有计划,有限,且交易性的,一般仅限于经济上的互惠互利,中国周边国家和中国关系经常出问题,即便是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也不是长久的。

由上得出判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会复制美苏冷战模式,中美可能会成为战略竞争对手,但是不是敌人,08年金融危机如果没有中美的合作,将会变成大萧条,激进的脱钩战略不可行。

因此美国应当:

第一,在拜登上台头几个月,着重恢复和盟友之间的关系,恢复美国在道德和经济上的领导地位,这在对中国打交道方面的影响力至关重要,不要急于进行对华进行高层会晤,应当在进行一些风向变化后才推进会晤,确保成功。

由于中国可能会急于恢复外交接触,由于2021年是中国非常重要的日子,中国有动力稳定对美关系,可以从日程上占中国便宜。

但是与欧洲合作不太容易,欧洲对华经济依赖度高于美国,且欧美之间本身也是经济竞争对手,欧洲对印太地区的关注不如美国,外加上特朗普执政四年后,欧洲对美国极度不信任,重建信任需要时间和娴熟的外交手段,美国对此应当有耐心,制定一个优先清单,说服欧盟在对华问题上进行合作。

优先清单包括问题,包括:国家补贴,知识产权,市场准入互惠,境内投资筛选,出口管制,政府采购规则,世贸组织改革,5G标准,数据保护等等。

美国应当立即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美欧统一战线会增加对华影响力。

第二,重振国际体系,停止继续玩指责游戏,重新资助世卫组织,重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重振美国和巴黎俱乐部的合作,重新就CPTPP进行谈判,深化和越南之类的新兴伙伴关系。

美国的亚洲战略是为了防止敌对霸权的出现,维持美国在太平洋的地位,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美国和日本,澳大利亚,菲律宾,新加坡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崛起中的中国利用经济工具在该地区达成了外交目标,破坏了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

为了应对这一挑战,维持美国在亚洲的实力和影响力,美国需要与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和越南等主要盟国和伙伴国协调,利用自己的经济工具来影响各国,美国还应当把中国也纳入到地区事务范围,塑造其行为。

美国应当任命一名基础设施特使,专注于战略性的经济接触,该组织应当包括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进出口银行以及美国国务院的代表。

第三,对华合作方面。

美国和中国的军事关系方面有时候过度投入,有时候切断交流,有时候被利用成了杠杆,中美应当就军事问题发出一致性信号以及军事上的互惠性,因此必须

把中国海上民兵问题纳入中美谈判

空间和网络问题应当作为优先事项

新兴技术,从武器到基因编辑技术都应当展开高级别对话。

进行更加频繁的接触,尤其是在亚洲外的接触,管控风险。

在国际机构问题上应当对华进行谈判,如果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那么美国会赋予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面地位,如果中国加入世界银行的发展援助委员会,则美国可以为中国在世界银行的地位增加筹码。

在经济问题上应当和中国合作,大部分经济政策应当针对于贸易,投资,联合研究和学生的交流开放,美国在劳动力,大学,知识产权保护,资本市场和移民流动性方面有巨大优势,因此应当利用这种优势继续和中国谈判经济问题,督促中国继续就WTO之前的承诺问题落实。

中美应当就司法问题进行高级别对话,在洗钱,贩毒,恐怖主义,环境,工人权利,女权问题方面进行合作。

以上就是文件的主要部分,文件说了很多我没提到的部分,但是一般为民主党传统政见,我也不想就过去的问题一直进行阐述。

从布鲁金斯学会的文件来看,我认为美国精英判断在很多方面是正确的,尤其是一些最基础的判断,例如中国是内向型国家,对外拓展权力欲望不强,中国很多动作,例如南海问题,是基于自身的安全考虑而已,美国现在必须学会和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块头的国家打交道,并且学会分享权力。

布鲁金斯学会的主旨在于:风险控制,即中国的所有行为不应当超出美国的预料之外,中国的所有行为应当有可预见性,且美国是需要有应对策略,并且最好能够在外部或者内部去影响中国的行为模式,从软实力方面“塑造”中国的行为,以求达到更好的效果。

我个人认为,布鲁金斯学会依然是美国的智库,因此它所有的说法都是为了美国利益服务的,这份报告我个人能够接受,且希望以后能平缓事态,如果是要竞争,那么就堂堂正正的竞争,像特朗普那样动辄在地上打滚骂街这种方式不足取。

美国经营层要做的事情,是有力的约束美国民粹主义,这份战略制定的不错,而且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其“行为塑造”战略制定的很切合实际。

但是这份战略最终实现的难度恰恰不在中国,而是在美国自身,7400万人投了特朗普,现在美国外交政策180度转弯,那7400万人同意不同意?

里面提到的一系列做法,例如加入CPTPP之类的东西,民主党在这次选举里面迫于民粹的压力,不得不搞出“购买美国”等一系列保守主义的承诺,德国人在谈到这个问题忧心忡忡,认为拜登应当至少搁置“购买美国”之类的承诺,否则的话,美欧关系想缓和有很大的难度。

且欧洲内部现在已经形成了一股极强的“独立思潮”,以法国为最,前段时间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发表了一个《欧洲依然需要美国》的文章。文章说,

"反美情绪一直伴随着我们对这位盟友的感激和亲近之情存在于我们的国家里,这种情绪正在上升,并已成为一股重要的力量","在权力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里,西方只有保持团结才能站得稳,并且成功地捍卫自己利益。欧洲仍然依赖美国的核及常规军事保护,而美国也不可能独自举起西方价值观的旗帜。"

结果马克龙毫不客气,在法国的《大洲报》上斥责卡伦鲍尔的说法,说他“完全不同意德国国防部长的判断"。我认为这是对历史的错误解读,幸运的是,如果我理解正确,德国总理不是在这样的观点。只有当我们认真对待自己,并且拥有自己的防御主权,美国才会接受我们做他们的盟国。”

同时德国绿党欧洲政策党团发言人布兰特内也说,马克龙对卡伦鲍尔的批评完全合理。

从欧洲的思潮来看,即便是按照布鲁金斯学会的主张,重新和欧盟拉关系,美欧关系也断然不会回到马克龙时期,信任这东西,建立很难,破坏很容易,如果特朗普这类的人四年后卷土重来也未可知,欧洲人不可能把自己的命运全部压在美国高兴不高兴上。

万一它不高兴呢?

文件驳斥了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外交政策,在文件里面有一大堆美国应当如何如何改革自身的情况,说明了精英派对于目前的现实是非常了解的:很多问题不是国际问题,也不是中国问题,而是美国自身出了问题,是美国自身的问题导致今天美国的窘境。

只是这些精英派第一个斗争的对象,恐怕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国内的民粹部分,它的这些战略能否实行,其难度不在于中国同意不同意,而是以特朗普为首的这帮共和党人的意见,如果这是中美博弈,那么美国精英派等于被共和党绑着手来和中国博弈,难度可想而知。

作者:李建秋

来源 | 李建秋的世界

https://mp.weixin.qq.com/s/o05maJqO83NfoauWDzC5oA

风闻社区

观察者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