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大选结果还没出来,我已随手割了好几百刀美国韭菜
大选结果还没出来,我已随手割了好几百刀美国韭菜
2020-11-06
facebok
瀏覽人數:166

作者:周德宇,匹兹堡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

如果今天有人跟你说,你可以随手收获一百多美元,只需要你点几个鼠标并且准备850美元的本金,你会怎么想 ?

相信各位的反应一定是:“这是哪里来的非法集资?快举报!”

然而,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了一个名为“PredictIt”的选举预测网站上。

因为美国禁止在选举上赌博,所以“PredictIt”这个网站是以学术研究的名义存在的。毕竟,很多时候只有真金白银的赌注才能逼出人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人们在预测上花费的金钱也许能更准确地反映出当前局势。当然,对于普通参与者来说,“PredictIt”本质上就是美国政治事件的博彩网站了。

“PredictIt”由新西兰的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建立,跟全球的政治学者都有合作,网站的预测数据也会无偿地提供给学术界,用于政治学和经济学的研究。除此之外,为了得到美国的经营许可,该网站对投注有着严格的限制:每一个预测项目只允许5000人参与,而单人单项的投注上限也只有850美元。当然,每人的投注可以自由买卖,所以相对于纯粹的博彩,也有一些债券和期权的成分。

所以“PredictIt”的处境其实有些尴尬。如果是为了学术研究的准确性,它应该允许资金自由流动,从而准确反映现实世界的赔率。但如果放开人数和金额的限制,这就真的变成了一个普通博彩网站,在美国肯定不合法……

图是大选前根据赔率所显示的各州地图,虽然拜登整体仍然占优势,但是明显跟民调的预测不一样。

很多民调预测倾向于拜登的州,比如佛罗里达,在赔率上反而倾向于了特朗普。而特朗普和拜登的胜率也并不像民调预测那样是一九开,而是将近四六开。

顺便解释一下图中的数字吧。这里的预测是以1美元为一注,你以一定价格买入一注,如果预测成功就会收到1美元,预测失败就没钱。因此每一注的价格越高,表明该事件越有可能发生。价格可以近似于下注者眼中某事件发生的概率,比如图中特朗普胜利的价格是39美分,意味着人们认为他赢得大选的概率差不多是39%。

“PredictIt”上面的赔率会比民调更为准确吗?现在看起来确实如此。毕竟人们面对民调不一定愿意坦诚,但面对钱包一定是坦诚的。

不过问题在于,毕竟这是个受到限制的市场,资金不能自由流动。因此,当我们浏览“PredictIt”的赌注时,会发现一些很奇怪的不应该出现的赔率。

比如有一个预测是这样的:“特朗普会输掉任何一个他在2016年赢下的州吗?”

我几天前下注的时候,这一预测的价格是82美分,对于一件发生概率在我看来接近99%的事情,这个价格可是低得离谱。也就是说,有大量人认为,特朗普可以复制甚至超出2016年的辉煌,在大选日横扫美国再度登基。

即便我认为特朗普仍然有胜算,但在2020年预测他还能一州不失夺取胜利,也未免太过离谱。

出于谨慎考虑,我先浏览了一圈评论区,想了解一下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理由预测特朗普大胜。

然而评论区的画风是这样的:

基本上是川粉们对特朗普信心爆棚的宣言,除了不停重复“川皇必胜”“左派被洗脑”“民主党是暴政”之外,并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有逻辑的发言。

那就不好意思了,请让我割你们的韭菜吧。

850美元在几天内变成1000多美元,虽然不多,但毕竟是大风刮来的钱,比理财什么的强多了。

当然,类似的捡钱机会还有“共和党的选举人票能否比民主党多100多票”,以及“共和党能否夺取众议院”……在这些预测特朗普大胜的赌盘里,选“否”就可以了。

不过,同样的情绪不是川粉独享。在“PredictIt”上面,还有大量笃信拜登大胜的选民,比如“民主党的选举人票能否比共和党多150票以上”……

所以非常奇妙的是,网站上大部分人们看好的情况并不是收敛于中间值,而是集中在两端,两边都认为己方会大胜。

虽然我一向不参与博彩,但看着钱送到门口还不捡就不合适了。博彩是有风险的,这里没有。我只不过是看见川粉和拜登粉在一个学术网站上慷慨撒钱,而我身为一名政治学者随手接受他们的间接赞助……这个根本不叫赌博,叫知识变现。

读书人的事,能叫赌吗?

当然,有人可能会问了:你凭什么这么确信,特朗普和拜登不能大胜呢?

靠数据和逻辑。

最主要的数据当然是民调。我对于民调的立场,在之前的文章就已经写得很清楚了,2020年的民调会更准确,虽然还是不能全信,但有参考价值。

没有人比我更喜欢黑美国的社会科学和主流媒体,但我主要黑的是他们的傲慢和偏见,而不是技术真的有多落后。

2016年的失败说明学者和媒体对美国政治的判断存在偏差,但他们使用的统计和民调工具不存在根本缺陷。创造和使用工具的人是有意识形态的,但工具没有,工具唯一的意识形态就是科学。

但是2016年的美国学者和媒体,也并不是在故意操纵民调、想要抹黑特朗普,这太高估他们了。他们只是因为无知和傲慢,认为特朗普的民调就该这么低,所以单纯地忽视了民调工具中的缺陷(比如低估了低教育者对特朗普的支持)。这里没有什么主流民调围剿特朗普的阴谋,只有主流民调误判特朗普的“下饭操作”。

可以用常识想一下,这些学者和媒体,是要靠这一行来混饭吃的,没有理由在这上面故意犯糊涂。这跟天天喊中国崩溃论什么的人不一样,民调的准确与否很容易验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犯的错多了就没人信了。因此,2016年选举暴露出民调存在巨大问题之后,学者和媒体都投入相当多的精力去辨识和改进,也取得了相应的成果。

有人说,那要是民主党就需要这些假民调来妖言惑众呢?

那我们再说回民主党。民主党是因为傲慢和愚蠢输掉了2016年大选,但还没有傻到会想重现2016年的情境。毕竟国内政治斗争是他们的中心任务与存在基础。一个虚假的夸大民主党优势的民调,是民主党最不需要的。如果拜登在民意没有真正优势,而民调却天天喊着拜登躺赢,导致选民像2016年那样放松警惕,那民主党连哭都来不及。

同样的,这跟在外交上抹黑中国的忽悠不一样。你不管是抹黑中国,渲染中国威胁论,还是鼓吹中国崩溃论,再怎么扯都没事,即便是错的,只要有利于美国内政斗争就好。但是你在国内选举这种事情上瞎忽悠,真有人信了,那是要丢政权的,这可是民主党不能承受的。

所以,民主党没理由去操控民调。相反,即便拜登在摇摆州的民调领先幅度比希拉里那时候大得多,民主党仍像拜登民调落后一样尽力投入资源,特别是2016年丢掉的锈带。

我们可以有一万个理由去黑民主党和拜登,但唯独不能说他们在内斗这个老本行上会自掘坟墓。当然,事后来看,他们不是故意操纵民调,是真的太弱了。

哦,顺带一提,民调机构也不是铁板一块,也都有党派倾向的,不是所有的民调都倾向民主党。比如拉斯穆森,民调是常年倾向共和党的,所以也经常有民主党人质疑拉斯穆森是不是共和党的喉舌。

我们在讨论民调的时候,一直是将各方民调综合起来看的,以尽可能避免被政治倾向干扰。而拜登在选举前的民调领先,是将倾向共和党的民调机构也考虑在内的。

但另一方面,民调终究只是反映选民的意愿,不能反映选民实际的投票。如何把意愿转化为实际的票数,总是个难题。比如,由于本次大选,共和党选民更倾向于当天投票,而民主党选民倾向于邮寄投票和提前投票,大选日各州的良好天气,对于共和党来说就是个好消息。

如果我们认为民调总归会有偏差,那么与其看民调的绝对值,不如看民调的趋势。在大选前,即便是偏向民主党的民调,都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几个关键摇摆州有所增长,那么民调完全准确,诸如特朗普一个州都拿不下来、保送拜登躺赢的概率也是很低的。

所以,不需要在这里马后炮。但凡在选前多方搜集数据,用逻辑串联起来,就会意识到2016年特朗普的大胜不可能重演,但2020年拜登的大胜也不可能出现。

何况,事后来看,选情的胶着和我钱包的进账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特朗普如今选情告急,已经在民调预料之中。从输掉多年红州亚利桑那的那一刻起,他的连任之路就注定艰难。虽然特朗普在摇摆州一开始占据了优势,但拜登占优的城市选票和邮寄选票已经让特朗普选情岌岌可危。可能正是害怕夜长梦多,特朗普也赶着在凌晨发表演说,声明自己已经赢了。

另一方面,拜登虽然胜利在望,但对于本来预测会“躺赢”的他来说,局面可是太难看了。民主党和主流民调在今年算是又被打脸了。虽然错误比2016年少了,但同样的错误再犯一次,本身就是不可接受的。

按道理,拜登这次应该优势很大,赶上疫情和骚乱,党内空前团结,共和党也有建制派反水,再加上大量新动员的选民,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居然也只能险胜特朗普。民主党今年没有大胜,就近乎于输了,未来的道路会很艰难。当然,不管最后谁输谁赢,总有一半的美国人要输。

特朗普在2016年给了民主党一个教训,不是所有人都吃自由派的那一套普世价值,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全球化和移民,不是所有人都想看到多元文化和进步主义……在民主党的铁盘之外,还有大量需要关注和争取的选民。

然而到了2020年,特朗普自己却忘记了,在铁杆川粉之外,还有大量人是不能被他的“中国病毒”“法律与秩序”“与新冠共存”这样的号召所打动的。美国确实有大量保守排外的选民,但光靠他们赢不了大选。特朗普一味讨好铁粉,忽视中间派的策略,显然是不明白,政治的基本思路应该是“把支持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 。

拜登尚且知道把哈里斯选为副总统,团结党内激进派,吸收更多元选票。而特朗普呢,把共和党建制派大佬全都得罪一遍,不光疏远了共和党的温和派,还惹怒了麦凯恩的家乡亚利桑那的选民们。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跟2016年相比,民主党及其选民至少还是吸取了一点教训,在斗争中稍有进步。而特朗普和川粉们却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忽视客观规律,无视更广大人民的呼声,自然落得这般下场。

我们还可以更进一步说,特朗普的失败,也是科学的胜利。这不光是因为特朗普和川粉频繁地推广反科学、反智言论,更是因为特朗普的失败说明这个世界仍然是可以被科学分析并预测的,即便研究对象是特朗普这样看似无法预测的人。

特朗普和川粉们预想中的美国山河一片红的景象没有出现。相反,正如民调预期的一样,特朗普在很多州的初期优势都被随后计算的邮寄选票蚕食掉。

虽然一些摇摆州的预测极为失准,让我仍然非常想黑这些政治学者和民调机构,但如果让我二选一,问信川粉还是信民调,那今年还是信民调靠谱。

对于科学来说,失败不可怕,进步本来就是从失败中诞生的,可怕的是不能从失败中学到教训。大选民调从2016年的溃败到2020年的惨胜,虽然问题很大,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科学是如何进步的,学者们是如何努力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

当然,这个进步是不可能完美的,总会被指出这样那样的缺陷。但这是科学的必然。正如我们无法准确窥探到宇宙的全貌,但也不能因为现有手段无法观测到宇宙的尽头,就否认科学不能帮助我们认识宇宙。

我们对民调和媒体的认识也是同理,不能因为一些有偏差的报道和民调,就一棍子打死,认为所有的主流信息都是fake news,这是特朗普和他的韭菜们会干的事情。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只能批判性地看待美国传来的一切消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个过程当然不容易,毕竟很多时候连美国人自己都搞不清美国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局外人。

但消息的可信度,总归还有个先后顺序。至少在美国内政问题上,主流媒体总是比自媒体要强一些。从观察美国民情的角度,看看美国传来的阴谋论,了解一下川粉们看了什么,把握一下美国舆情,是很有必要的。但如果我们自己也信那一套,就不太合适了。

是的,特朗普在2016年的胜利帮助很多人认清了美国主流媒体和政界学界的虚伪和愚蠢,这可以算是他的功绩。顺便我们也可以感谢他给政治领域带来那么多欢乐和戏剧效果。然而他的历史贡献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打碎fake news的同时,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也没有提供更为客观准确的信息,只是提供了另一种版本的fake news罢了。更不用说,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某些反华媒体炮制的谣言和阴谋论。

人不可能活在真空中,总会不断地、主动或被动地从各种渠道获得信息。我们说不能迷信权威,不代表什么权威都不信,人总会信点什么的,而且大多数时候人们相信的东西,还不如迷信权威。

当带有偏见和错误的主流媒体被屏蔽掉之后,取而代之的并不是更多的真相,而是充斥着更多谎言的自媒体。但是,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相信了谎言,并且按照谎言行事,那么谎言就会变成真相。

无论如何,2016年之后,美国人越发活在了两套真相当中。一套是川粉的,一套是非川粉的。长久以来,不同的党派,不同的支持对象,决定了美国人接受的信息来源,决定了他们对信息可信度的判断。新媒体的出现加剧了这一趋势,而2016年特朗普的胜利更是添了一把火。以前不同党派的美国人之间,只是在同一套真相之下不同的理念区别而已,如今这种区别已经演变成了不同真相之间的对立了。

对于川粉来说,2016年民调的失误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主流媒体和传统学界政界对真相的系统性打压。因此,为了排除所谓的fake news的干扰,川粉的真相来源只可能来自特朗普的“口谕”,来自不知道从哪里生产出来、但被特朗普推特“御批”过的流言。长久浸泡在这样的信息中,他们所认知的世界,自然就和仍在接受着流媒体信息的非川粉们天差地别。

而对于非川粉来说,他们眼中的真相只会来自自己的城市中产生活和相应的自由派价值观。川粉不是他们的同胞,而是童话故事里需要他们战胜的无脑反派。至于这些反派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们无法在自己既有的真相里找到答案。

不管今年谁上台,都不会弥合这两套真相之间的距离。虽然民主党试着吸引中间派,但他们完全放弃了撬动川粉的努力。即便是一般的民主党民众,也早就将川粉视为无法接触的人群。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网络上,川粉不会跟非川粉共用同样的交流空间,双方即便偶尔有交集,也不过是鸡同鸭讲。

2016年希拉里将特朗普的支持者称为“deplorable”,激怒了一大批美国人。今年民主党虽然没有犯类似的错误,但不代表很多人心里没有这么想。当然,川粉看民主党人也是一样。

“PredictIt”的评论区是难得的川粉和非川粉可以齐聚一堂互相说上点话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不同立场的人难得地会有动力说服对方支持自己,从而提升自己所持赌注的价格。但不幸的是,即便在金钱驱动下,双方的交流大多也没什么营养,只不过是互相重复己方所持真相罢了。

当然,好在评论区的人们没被说服,不然我该从哪里割韭菜呢?美国人的韭菜,我不去割,也自有美国精英们下刀去割。

但韭菜也总有割手的时候。今年的大选不论谁赢,都说明美国的分裂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一次选举是不会解决问题的,一部分美国人将另一部分美国人视为异类甚至敌人的局面不会自动消失。特朗普如果胜选,这一点自然不用多说。

如果拜登胜选呢?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就是拨乱反正的开始,就是所谓强大的制度纠错能力的体现。那他们恐怕会失望的。

毕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最喧闹的川粉们,是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培养起来的。而我们要再去追溯美国的反智主义传统、低劣的公立教育质量、定向的媒体宣传、被城市精英遗忘的乡村……这些川粉滋生的土壤,历史可就长得多了。

特朗普会不会赢这次选举,已经不重要了。真正的问题是,下一个特朗普什么时候到来?

观察者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