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读懂袁隆平,你还要了解他的爸和妈...
读懂袁隆平,你还要了解他的爸和妈...
2020-09-19
山C河
瀏覽人數:145
华静怀抱1岁的袁隆平,旁边是哥哥隆津
少年时代的袁隆平(左)
青年袁隆平

90岁袁隆平3位孙女曝光后,我又去了解了他的父母,更不淡定了…

这两天,

因为纪录片《时代我》的播出 ,

大家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到了袁隆平院士的身上。

随之而来的,

是老爷子首次曝光的三个孙女:

袁友晴(16岁)

袁友清(14岁)

袁友明(12岁)

三孙女随爷爷一样衣着朴素,说话质朴。

留着一样的娃娃头,

言谈举止间显露出良好的家教。

三个名字都是老爷子亲自取的,

还都和天气、粮食有关。

大孙女出生时,

正好雨过天晴,所以叫袁友晴;

二孙女出生在雨水节气那天,

所以叫袁友清,小名大米;

小孙女出生时星空明媚,

所以叫袁友明,小名小米。

“魔稻祖师”果然名不虚传,

是真真把“禾下乘凉梦、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

刻进了自己的骨血里。

老爷子的三个孙女这几天已经刷屏,

今天,耳朵想聊一些可能你还没听过的,

袁老先生的父亲和母亲。

01

1905年,

袁隆平院士的父亲袁兴烈出生于江西德安。

当时的袁家开始弃农经商,

迁居县城发展。

因经营有方,家道日盛。

大家族分家,

袁老爷子的祖父袁盛鉴在县城北门建宅,

取名“颐园”。

袁盛鉴是读书之人,科考中举,

曾当选为江西省第一届议会议员。

从旧式读书人成为新型知识分子,

袁盛鉴非常重视孩子教育。

袁兴烈就在父亲的教导下,

视知识为一切,

后来考取了南京的东南大学文学系,

毕业后在县里担任高等小学的校长和督学。

后又受到西北军的爱国将领孙连仲的器重,

做了这位上将的秘书。

这样的学历和履历,

放到现在,也是一等一的人才。

老爷子的母亲华静,

是一个非常知书达理、贤惠慈爱的知识女性。

她出生在扬州的富商家庭,

从小就被父亲送到教会学校读书,

学习西方文化艺术和礼仪。

高中毕业后,

被分配到一家小学任英语教师。

恰巧就在这期间,她与时任校长袁兴烈结缘。

爱情开始萌芽,

故事也由此展开。

02

1930年的9月7号,

袁兴烈一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

年轻的父母或许已经失去对孩子起名的兴趣,

在姓名一栏只填下写了三个字:

袁小孩,

乳名二毛。

这个孩子就是袁隆平。

当时接生的新手医生林巧稚,

后来成了首届中国科学院唯一的女学部委员(院士),

是全国妇产科第一大权威。

而这个在出生时略微有些被忽视的孩子,

在几十年后成为了14亿人都尊崇的英雄。

一代大师给另一代大师接生,

似乎命运,早就在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一切。

袁兴烈和华静,

希望袁隆平能够继续仕途,光耀门楣。

于是,1936年,

不满6岁的袁隆平被送到了汉口最好的小学读书。

可这个选择,

却给袁隆平种下了一颗背道而驰的种子。

武汉小学一年级的一次郊游,

老师带班上的孩子,

去学校附近一个企业家办的园艺场。

彼时恰逢6月,

园艺场内桃红柳绿,好不漂亮,

这让儿时的袁隆平迸发了学农的兴趣。

70多年后,

当袁隆平再次回想起儿时的这次经历,

称它美妙清晰,又恍如一场梦境。

可梦境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

就被战火打得支离破碎。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几个月后,武汉失守。

03

袁兴烈和华静带着几个孩子,

开始逃难。

离开北平后,先后辗转湖北、湖南等地。

疾病、疼痛、饥饿和死亡,

成了时代和这个家庭的伤痕。

可哪怕条件再艰辛,父母对五个孩子的教育,

从未有过丝毫放松。

不论停留在哪个地方,

袁兴烈都会把孩子们送去上学。

战火纷飞的时候,

母亲还会给袁隆平读尼采。

后来,袁隆平回忆道:

“母亲对我的教育影响了我一辈子,

尤其是在做人方面,

她教导我做一个有道德的人。

她总说你要博爱,要诚实。

我们家自祖辈起,就有重视教育的好传统,

我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是幸运的。”

华静也非常懂得如何对孩子进行品德教育、

开发智商。

她说:

“孩子们的智商如同一座宝库,

品德和情操则是打开这座宝库的钥匙。”

为了方便孩子理解,

她把自己渊博的知识化作故事,

用仲夏夜晚的故事时间,

开动孩子们的思绪。

有一次,母亲讲的是粮食和土地的故事:

“我们吃的粮食是黄土地里长出来的,

我们穿的衣服,

是用黄土地上收获的棉花织成的布做的。

我们住的房子,

是用黄土烧成的砖盖起来的……

总之,

我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土地。

所以说,土地是生命之源,”

后来,

华静还带着袁隆平和袁隆津去了

供奉着炎帝雕像的“神农洞”。

她让兄弟俩向神农恭恭敬敬地行了三个鞠躬礼,

表达景仰之情。

礼毕,母亲告诉他们,

炎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

这位先贤曾经在五千多年前,

创耕耘,植五谷,训禽兽,

尝百草,为民疗疾。

这些故事,

让袁隆平对脚下的土地燃起一片敬意,

奠定了他理想的基础,

以至未来的一生。

04

1949年,新中国成立。

这一年,19岁的袁隆平即将报考大学。

儿时的田园梦,

和战争时食不果腹的景象不断交织。

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选择,

袁隆平想要在新中国建立起富饶的新农村,

可是,

时任南京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事务科科长的父亲,

希望儿子能够从政。

袁兴烈叫来妻子与儿子共同商讨。

父亲见儿子低头不语,便问:

“隆平,你未来的志向是什么?”

袁隆平回答得很干脆:

“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成为一个农业科学家。”

父亲反问:

“想成为一个身上充满庄稼味的学者吗?”

袁隆平回答:

“试想一下,

这人世间倘若没有庄稼味,

而是充斥着铁血味、硝烟味,该是多么可怕!”

仔细思忖儿子的想法后,

颇具民主思想的父亲选择尊重他的意见,

同意了儿子的选择。

最高级的家庭教育,

莫过于父母懂得及时放手。

1949年8月,

袁隆平告别了南京,也告别了父母。

赶往他心目中的第二故乡,

走进了重庆相辉学院农学系,

即现在的西南大学。

袁隆平曾把自己比喻成一颗种子,

如今,

这颗种子选择回到孕育了他的土地。

4年之后,

袁隆平又一次面临了选择:

我该到哪里去?

他想要留在重庆的农业科研单位,

可学校发出号召,

号召应届毕业生到基层去,

到农村去。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

袁隆平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母亲说过的话:

“土地是生命之源。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多少仁人志士浴血沙场,

他们演绎了多少壮怀激烈的历史篇章,

都与国土紧紧相连,

国土是最神圣的。”

于是他在毕业分配志愿书上,写下一行大字:

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别了,母校!别了,龙门浩!别了,重庆!

他说自己是一颗种子,

既然是种子,

那么不论扎到哪里,都会生根发芽。

05

1953年,

被分配到偏远又穷苦的黔阳县的青年袁隆平,

在安江农校开启了时长20个春秋的教学生涯。

宿舍简陋,

条件极其艰苦,

他总是会想起童年和母亲的一番对话。

那时他在嘉陵江学游泳,

从河里捡到了一枚闪闪发光的河流石。

小伙伴说是钻石,

他欢天喜地地拿回家里,

送给喜欢收集石头的母亲。

母亲告诉他:

“这是一块漂亮的河流石,

但它不是钻石。

钻石的色泽真实而自然,质地非凡。

同样,人生的色泽倘若是真实而自然的,

那么他的气质也是非凡的。”

袁隆平问:

“什么是人生的色泽呢?”

华静微笑回答:

“虚荣不是,浮华也不是;

得意的脸不是,骄傲的心也不是;

名位不是,权势更不是。

人生的色泽不是别的,

是专注于自己所从事的事业,

是最美好的道德品格。”

正是这番话,一直激励着袁隆平踏上了漫长而艰辛的杂交水稻探索之路。

有句话说,

好的教育不是被动受教,受到管制,

而是启发学习的兴趣和自觉,

在不知不觉中受教。

回看袁老先生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

父亲的格局和母亲的智慧,

早已浸入先生的骨血里。

如今90年过去了,

今天也恰逢袁老先生的阳历九十大寿。

90年前,中国尚处在食不果腹的年代。

90年后,袁隆平院士喂饱了14亿中国人。

他把一生的时间,

都交给了脚下的这片土地。

交给了每一颗饱满的稻穗。

为此,他错过了父母亲的最后一面,

错过了子女的成长,

错过了和妻子相依相伴的时光。

他真的老了。

06

小时候,

袁隆平随母亲在庭院乘凉,

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

母亲告诉他,天上的每颗星星,

都与地上每一个有名望的人物同属一个星座。

他会怀着好奇心,常常凝望星空,

试图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星座。

1999年,袁隆平儿时的梦想实现了。

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举行了一场小行星命名仪式。

一颗8117号小行星,

被命名为“袁隆平星”。

母亲华静曾对袁隆平说过:

“上帝给你的不会太多。”

于是袁隆平总是不断重复:

“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

这个曾经把自己比喻成种子的老人,

如今改口说自己是一株水稻。

他说:

“我本根植于红土地,沐浴着阳光,

而后甘愿将沉甸甸的稻穗奉献给人民。”

纪录片《时代我》的最后,

记者问袁老先生现在最关心什么?

他一如19岁时的那个自己,

回答得干脆:

“最关心杂交水稻。”

有人说,人的一生,

也可以比作四季。

少年时代是象征播种的春天,

青年时代是成熟的夏日,

壮年时代象征收获的深秋,

老年时代,则是人生的严冬。

惟愿袁老先生的旅途里,

永远春光明媚,不惧寒冬。

故事暂时告一段落,

在梳理这些袁老的家庭往事时,

我也发现了一些值得当今父母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借鉴、思考的地方,

而这,也是耳朵决定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

父亲决定孩子能飞多高,母亲决定孩子能走多远。

一个好情绪善沟通的母亲,

一个有格局有视野的父亲,

才是孩子在这世上最珍贵的礼物。

心态、意志、教养、价值观,

才是种植于孩子心中最无可估量的财富。

家庭的人生态度和精神面貌,

会在潜移默化中代代相传。

家风,才是一个家庭最好的风水。

与你共勉

-END-

文章来源于王耳朵先生 ,作者我是王耳朵

证商阅读

微信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