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天下
ireadipost.com
好文奇文趣文盡在網摘天下
何子友:从武当女侠到共和国功臣
何子友:从武当女侠到共和国功臣
2020-09-10
带刀侍卫123
瀏覽人數:176
何子友
周子昆
1961年,何子友与女儿、儿子合影
何子友生前向守卫皖南事变纪念碑的战士行军礼
百岁女红军何子友
何子友和女儿周林庆祝百岁生日
参加长征的女红军
新四军女战士
抗美援朝战争时期,战斗中的志愿军女兵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阵地上的女兵
疫情期间,解放军总医院专家同一位87岁的抗美援朝老人敬军礼
抗洪后休息的女官兵

见识一下“真•红色女拳”

文/胡侃海、朱康琪

9月3日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 。

有网友缅怀这样一位:“真•女拳”

她以一双“铁拳”出道,锤过反动派,揍过侵略者。

武能单挑“山大王”,文能建设根据地。凭借一身硬朗的拳法,屡立军功。

她就是被人尊称为“何铁拳”、“双枪何奶奶”何子友。

“红色女拳”有生猛?

她是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武艺总教官。

“红色女拳”锤倒了土豪劣绅、江湖恶霸;“红色女拳”锤翻了反动派,锤走了日本侵略者。

敌人是怎样被“女拳”给锤没的?

那得先说说这“女拳”是怎么来的。

1

还好,关于“红色女拳”的记载非常多。

据《陶氏宗谱》残本《武技卷》记载:

“民国12年,有何氏女,名子友,苍溪回龙场人,初入景武拳房,以杂役用,有天赋,后师从李德源习武,12年足不出户,习得排五毒殛手诸功,既成,一日外出,未归……”

“景武拳房”听上去像是一个四五线小地方的私教培训机构,其实不然。

虽名为“拳房”,但这里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

高!手!云!集!

此中有以前的宫廷护卫、名牌镖师,也有江湖高手。

“景武拳房”的日常是:

“手臂挽骡车”、“头碰大石锁”、“拳头耕泥地”、“双手起千斤”、“手指穿青砖”

有野路子,赤膊上来就干,咱们二十年后又是好汉!

也有“练家子”:少林、武当、峨眉的高手。

老铁选个门派呗,毕业送橙武!

“红色女拳”何子友的师傅,就是这些高手中的高手。

李德源,“景武拳房”总教习,修习“排五毒殛手”(民间叫做 “五毒死手”),以“北腿圣手李老五”闻名四方。

俩字:真•拳师。

注意哈,“排五毒殛手”圈出来,以后要考的。

图文无关。这可不是什么“锤你胸口猫猫拳”,这拳谁挨一锤谁狗带,当场去世。

上一个挨这拳“练家子”,是光绪年间强暴民女的铁佛寺挂单武僧 “张霸王”。

太和门第十一代副掌门黄春燕, 用这招直接送他归西。

补一个,何子友是武当“太和门”第十二代传人,后来曾被列入《中国武术史》。

10岁那年,为了有口饭吃,何子友的父亲把她送到县城里的“景武拳房”当杂工。

李德源一看,何子友这个小姑娘了不得!

虽然身体虚弱,但反应比一般女子灵巧。在大拳师的认可下,何子友成为了小拳师。

奇才啊!李德源赶紧将其收为义女,教习各路武艺。

有多生猛?

“内家”武当派的至秘内功“五凤齐鸣异术大全”,没听说过吧?

这个我会,我们走起来。

明宣德年间武当山真庆宫道长邓坤伦祖师手抄《太乙真人十三势拳剑著录》《太和君子剑图说》和明崇祯年佚名抄本《刘青田剑法集成》,市面上见不到哟。

这个我有,我送给你!

雁尾单刀、君子飞凤剑、雁门神枪、分水蛾眉刺……李德源教授何子友拳术与兵器项目30余套。

何子友就一心习武。闭门练拳,出门锤人,说的就是这个理。

不过,但凡中国的习武之人,有成就的大多都是“藏巧于拙”,不轻易示人。

李德源和高徒何子友也不例外,逼他们出招的,基本都没了。

啥叫“基本没了?”

活下来的,都被加入红军的何子友捉了“舌头”。

2

何子友武艺高,1923年年底,她和李德源的女儿李莺莺遇到两名盗贼。

在专业拳师面前也敢直接打拳?

结果这么说吧。

排五毒殛手初亮相,拳师何子友拿双杀。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习武之人震惊:

哇!好强!

卧槽?开局双杀!

嗯嗯嗯?还是个女玩家?

一时间,想要拜把子的绿林豪杰全来了。

何子友不允。

撒贴佬(川陕方言,意味“算了吧”“死心吧”),哪来的回哪去吧。

但是!

红军一来,何子友就找了一生所托,欣然愿往。

她主动为工农红军传递情报,这还不够。

她干脆加入了游击队,担任侦察队队长。

何子友出山了,“排五毒殛手”也出山了。

“红色女拳师”的传奇就此拉开序幕。

1933年10月,何子友所在的游击队于全部转为红军,何子友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直属妇女独立团,担任该团一营一连一排(加强排,由50名17—20岁之间的女红军组成)排长。

进入战斗序列刚一个星期,凭着“排五毒殛手”就立下奇功。

以少胜多一直是我军战士的优良传统,“红军花木兰”大家了解一下。

匪首“黑七 ”带人,在川陕地区祸害百姓,作恶多端,群众叫苦不迭。

“国军”不治你,那么红军来治你。

你是土匪中的精锐?

“红色女拳”打的就是个精锐!

让你看看什么叫规矩,什么叫公!理!正!义!

战果很直观: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红军妇女独立团两个排100名女战士,剿灭500名土匪。

何子友潜行到匪首“黑七面前,“排五毒殛手”当场教他做人。

真•擒贼先擒王,何子友功不可没。

排五毒殛手:First Blood(首杀)!

人送外号“何铁拳”。

(注:历史上真是这么叫的)

何子友的厉害还不仅于此。

在从军过程中,她习得一身精准的枪法,冷热武器两开花,人送外号“双枪何奶奶”。

(注:历史上确实是这么叫的)

没想到吧?热武器“红色铁拳”也会,而且用得还比一般人都好。

欺压人民群众的反动派在哪里出现,就在哪里把他们消灭掉。

3

后面的故事,就被何子友和她的“排五毒殛手”刷屏了。

在与队友伪装进入县城时,守城士兵查不到破绽,便对其进行敲诈。

何子友当众放倒数名敌人,同战友一起将“舌头”俘虏带走。

前面不是提到:挨了何子友“排五毒殛手”还有人活下来的吗?

对,就类似这种。

何子友同6名战友,帮助穷苦农民前往地主家借粮时。

地主家的护院放话:能赢了我,随意进出随意拿。

谁说女子不如男?来嘛。

何子友先是徒手劈断对手乌木棍棒,那护院不服,上来就要打。

“排五毒殛手”一亮,就用了一个回合。

哦不对,准确地说其实是半个。

何子友出手的同时,那人已经倒下了。

地主:???愣着干啥?开仓放粮啊。

最值得一提的是1934年秋天,在一次前往县城执行侦查任务时,何子友当机立断,用“排五毒殛手”往敌人中杀将进去,和3名战友俘获敌“剿共”指挥部特派员,伤敌2人,缴获枪械2只。

从这名俘虏中得到的情报至关重要,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发来表扬。

不过,革命事业从来都不是一番风顺的。

1933年11月,妇女独立团与兄弟部队的战士分别执行侦查任务。在此过程中遭到敌人反复盘问,发生交火。何子友带着自己部队的战友突出包围,兄弟部队的侦查员却不幸牺牲。

由此,妇女独立团团首长特命何子友担任武艺总教官, 传授全团指战员武术拳法。

“红色女拳师”何子友,由此担负起了“女红军总教习”的重任。

此外,何子友的父亲是家乡一带苏维埃主席,后来也被反动派残忍伤害。

何子友闻讯后,何子友咬着牙大喊“老子一定要报仇!”

4

战略大转移开始,何子友随军北上抗日,开始长征。

“红色女拳”再立奇功。

行军途中,妇女独立团伤员过半,兵疲粮乏。

反动派3个团的追兵在后,“山大王”坐拥地利在前,横竖就是不放行。

强行进山必然会发生冲突,团长陶淑良就带着何子友进山,跟“山大王”谈判。

“山大王”表示,放行?可以啊,用拳头来说话。

duang~duang~duang,那边蹭地一下蹿出来三个壮汉。

这次怎么说?按程序来,还是直接打拳?

战果非常简单,催泊扣(Triple kill,“三杀”),就是战况无法描述。

据资料记载,何子友打拳基本都是见面秒,那次没有一个人看到她出第三招。

工农红军藏龙卧虎,对面三黑开局落败。

“山大王”能咋办嘛,只能放行。

对于敌人,何子友“重拳出击”,对于内部的分裂破坏分子,她也丝毫不惧。

1935年6月懋功会师后,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分两路北上,然而张国焘拒不执行北上命令,擅自率领部分红军南下。目睹张国焘的分裂行径,她破口大骂:“张国焘不是个好东西!”

第二次过草地时,工农红军很艰难。

路上的野菜,没了;河里的鱼,没了;草根、树皮……什么都没了。

饿死、冻死、累死、病死……在这条路上,也许有人就是轻轻跟你说了声,我好困。

她微微一闭眼,就再也没有醒来。

何子友体质好,就扶着战友走。

可是有战士依然没能撑过来,不知不觉地就没了呼吸。

何子友说:“每每想到这些牺牲的战友,心里特别难过。”

1936年10月,为了巩固革命根据地,打通与苏联的联系,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在原妇女独立团的基础上组建妇女抗日先锋团,随西路大军西征。到此,也翻开了我军历史上最惨烈的一页。

在河西走廊,西路军孤军奋战,弹尽粮绝,几乎全军覆没。

在极其恶劣的战斗条件下,伤员和女战士往往最难突围。

在一次战斗中,何子友同十多名女战士收容伤员,与马步芳匪军的20余名侦查骑兵遭遇。

马匪见只有十名红军女兵和失去战斗力的伤员,便意图调戏。

他们两三人一组,将女红军们分割开来,并用马刀在地上划线,以此威吓。

危急关头,“排五毒殛手”又显神威!

何子友见沙尘飞扬,借机用拳法猛击其中一匹战马,战马受惊,现场乱做一团。不少马匪跌落,摔断手脚,女战士们借此机会俘虏数名敌人。

情势反转,马匪头目哪敢上前?他赶忙吹哨,集合匪众狼狈逃窜。何子友和其它女兵因此得以保全。

“红色女拳”何子友一拳下去,救了女战士和伤员们的生命。

5

何子友,这位为穷苦百姓、工农红军斩妖除魔的“红色女拳”,也邂逅了自己的红色爱情。

彼时的她是一名红军战士,可她到底也还是一名小姑娘。这一点上,她和其他人没有不同。

1936年2月,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红军总部在甘孜会师。

经人介绍,何子友认识了一个人。

她一生的爱侣、战友、亲人,时任红军总部一局局长周子昆。

同年10月,何子友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2月,周子昆出任红军代总参谋长,协助军委领导期间,两人进入热恋。

在延安的一孔窑洞里,在红军领导的见证下,他们正式结为夫妻,成为革命伉俪。

没有奢华的宴席、礼金,婚礼很简朴,但很隆重。

婚礼有周恩来、朱德等20位中央领导人到场参加,由毛主席亲自主持。

毛主席送夫妇二人的新婚礼物是一支钢笔。后来,周子昆就握着何子友的手,用这支笔教她写字。

婚礼上,毛主席激昂地对新婚夫妇说:“为千百万劳苦大众的幸福—奋斗到底!”

这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婚后, 周子昆任红军大学军事队队长、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何子友则在延安总供给部被服厂工作。何子友和女儿周民住在教导总队女生大队,周子昆则在一里外的军部忙碌,一家人聚少离多。

换了战斗阵地,战士依然是战士。

距离虽远、日子虽苦,心却是永远相通的。

周子昆,原名周维宽,字仲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人。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高级指挥员。

周子昆192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南昌起义、湘南起义,4月到井冈山。此后历任红4军教导队副队长、江西军区参谋长、独立22师师长、新四军副参谋长兼新四军教导总队总队长。

6

在充满鲜血和死亡战场上,何子友用一身“拳法” 怒锤反动势力。

多了妻子和母亲的身份,她依然演绎着自己的传奇。

由于作战需要,部队安排一批家属转移。怀着六个月身孕的何子友带着女儿周民,化妆成难民,闯过日、伪、顽道道关卡,前往苏北新四军根据地。

可谁曾想到,皖南一别竟成永诀。

1941年1月4日,皖南惨案发生,新四军军长叶挺后来被反动派扣押;3月13日,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突围时,在蜜蜂洞中被叛徒杀害。噩耗传来,举国哀鸣。

时任军部政委刘少奇找到何子友,把一块怀表递给她。这块表是北伐战争时期叶挺赠予周子昆的,是他随身之物。战场上的铁人何子友,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醒来之后,何子友对站在身边的刘少奇等同志说:

“请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想不开的,我还有革命任务,我还有孩子要抚养。你们忙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我想想就好了。”

何子友生前向守卫皖南事变纪念碑的战士行军礼 图源解放军报

前来探望的人离开,何子友泪如雨下。

28岁的何子友有自己的选择。她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同时继续战斗在保障部队军需供应、抗敌救国的一线。何子友与战友一起,多次参加反扫荡,反清乡战斗,为建立新中国立下了功勋。

何子友的女儿周民、儿子周林,长大后也继承了父母志向,参军卫国。

7

有道是:戎马不解鞍,一生是女兵;征程千万里,巾帼亦英雄。

解放前,何子友在战场上立功无数,有勇有谋,保护着群众和战友的生命。

她历任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战士,国家保卫局保卫工作妇女班长,新四军皖南教导队班长、排长。

谁说女子不如男?

解放后,换个“战场”,依然是战士,搞经济建设,何子友照样是人中豪杰。

她先后负责上海电池厂、益民食品厂、开林油漆厂、复兴香烟厂的接管与军管领导工作,在扶养革命后代的同时,也为恢复生产、发展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国家和军队建设做出了新的贡献。

巾帼何曾让须眉?

让人感佩的,不仅仅是“红色铁拳”的武艺高强和机智勇敢,还有她那颗真诚、热枕的心。

1955年,国家开始军队正规化的步伐。战斗了一生的何子友难以割舍军旅情怀,难以放下对烈士丈夫的寄托,她放弃转业到地方。丧失了收入来源,全家三口就靠有限的抚恤金艰难度日。

当年南京军区的不少首长来自红四方面军,或者直接就是周子昆生前的部下。

何子友却从没开过一句口,说过一句话。

公家给她配备了车辆,她不允许子女使用。

组织给她的慰问金,她捐给了皖南贫困地区和希望小学。

从“女拳师”,到女红军,再到普通的中国人,何子友一直有一颗钢铁般坚毅的心。

她被授予: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人民卫士,共和国功臣!

何子友的传奇,不止于此。

何子友老人生前,是中国武木圈内女性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行家里手;她是百岁女兵,也是妇女独立团近万名女战士中的唯一幸存者。

在老人晚年,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何子友老人百岁时,恰逢南派少林甘凤池拳法第六代传人、南京搏击武功研究会会长胡振国先生来访。

据资料记载,当何子友得知胡振国曾拜原 “国立南京中央国术馆”少林门教官陆林学练过 “排五毒”时, 不由高兴地说:“嗬! 你这小家伙也学过‘排五毒’?来跟我试试?”

何老站起身来,“提劲”于右臂,照着胡振国“正门”击去,胡振国急起左手—架,何老瞬间抽手变拳猛然下按胡的前臂。双方你来我住,电光石火,很难相信这些出自一名百岁老人之手。

2016年2月22日,何子友老人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

8

很多人“女拳”故事听过不少,“红色女拳”故事还是第一次听。

网友们惊了。直呼:这就是传奇!英雄啊!

原来女孩子也完全可以保护自己:

什么叫真正的“女拳”!

其实触动我的,还有一位网友的评论:

“光西路军败退中逃出来就够拍个一百几十集的,传奇难度”。

何子友老人的一生,无疑是英雄的一生。

但还有很多英雄,没有留下她们的名字。

那时的她们,很多人不过十几二十岁,同样是花样的年纪。

想必那时的她们同样也爱美,爱笑,喜欢好看的衣服,有喜欢的人,想做的事。想吃,想睡,想变成天上的云。

只是那个动荡的年代里,民族危亡,国家不幸,百姓生活于水火。

她们并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可是,她们选择的,是自己站出来,把重担挑在身上。

从革命战争时期,到抗日战争时期,到解放战争时期,再到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她们挺身而出。

她们同男性战友们一起,锤过土匪、恶霸,锤过欺压百姓的劣绅,锤过反动派、锤过侵略者。

捏得住缝补针线,也端得起刺刀钢枪。

如果说新中国成立以前她们没得选。那么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无论是有硝烟或者没有硝烟的“战场”,即便她们有选择了,但她们还是选择,把别人护在身后。

两个字,却挑起了千斤担:

“我来”。

这两个字,才是女权真正的核心。

一百年以来,她们流汗、流血甚至牺牲。

她们受苦,只为她们曾遭受的苦,后人不必再受。

谢谢你们。

参考资料:

《妇女独立团武艺总教官何子友的烽火岁月》,《党史纵览》2004年

《百岁红军女侠》,四川省情网

《永远的丰碑(126):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指挥员周子昆》,《人民日报》2005年06月07日 第二版

《毛主席爱将与妻子离别之际留下了哪三个任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百岁女红军何子友逝世》,《解放军报》

《百岁武当女侠—访红军女战士何子友》,《武当》2004年

风闻社区

观察者网

* * * * *
* * * * *
評論
發表評論
編輯信箱
© 網摘天下  版權所有